小草与饺子

两个人共用,一般是饺子在线。
黑塔:米英菊耀。
全职:叶黄喻黄。
欧美:EC盾冬狼队虫绿锤基。
其他杂食,再修改。

【all黄】后宫真烦传。

基本上全是私设,人物性格掌握不好见谅。
all黄,慎入。

###
黄少天身着一米色褶子[1],领口绣着两株海棠,瓣心带丝嫩粉。本是娇艳欲滴,与那俏脸一衬,反倒显得黄少天玉软花柔。素色褶子被裁剪的很是合身,随着走起的步伐飘动,几缕微短的亚麻色发丝也顺着摇动。黄少天六七岁的身子骨还未发育完全,却因为学戏的缘故修长纤细。脸上画着淡妆,还带些孩童特有的稚气。他唇角浮出一抹粲然笑意,看向一边六角亭里坐着的喻文州。
“文州哥哥,我走的好看吗?”
“我是没见过比少天走的更好看的。”
“文州哥哥怎似那青楼的公子哥,嘴巴甜的跟吃了蜜一样。”
喻文州心情自是十分愉悦,扶住一旁的亭柱慢晃悠的站起身子。脸上依旧是那令黄少天心安的笑,径直踱步到了黄少天身侧。左手抚上他右手,身子一歪贴上了黄少天。气息一股脑喷涌至黄少天耳侧,惹得那人娇嗔。
“文州哥哥你这是做什么?”
喻文州反而不说话了,右手环住黄少天的腰,把黄少天拥了个满怀。喻文州侧头见黄少天神色里的疑惑,低头几乎是咬着人耳朵样的吐了一句话:
“我这公子哥来陪俏妹妹了。”
一句话就惹得黄少天满面通红,空出的左手握成小粉拳砸在喻文州胸膛,不痛不痒的,到像是个撒娇讨糖的小孩儿。
喻文州不由得笑出声来,霎时间,怀中的猫儿挣扎起来。猛的一推就脱开了喻文州的怀抱。
“文州哥哥你还笑!”
黄少天不乐意,水袖一甩就要走。喻文州怎能让他逃了去,急忙抓住拖长的水袖一扯,黄少天就这样又到了喻文州怀中,喻文州急忙的安慰生了气的小猫,半拍半抚的给还在挣扎的黄少天顺背。
“少天,是我不好,下次不逗你了。”
黄少天还在气闷,自己的文州哥哥说不定也对别人这般模样的温柔,眼眶里泪珠打着转,一时安静下来。
喻文州看怀里的小猫不动了,就卸掉力气转手一搭一搭揉着人头发,哄人的语气又软几分。
“少天,你还是第一个让我这么哄的人呢。”
一句话正正好戳在黄少天心窝子里,闷气也全消了。拽了喻文州的衣衫轻轻扯了一下。
“文州哥哥,我饿了...”
喻文州笑起来,看着可爱的小孩儿给弄的没辙,只好牵着人那嫩手一同先回府上换便服。
谁知,换好了衣服,黄少天又满面泪光的看着喻文州,哭哭啼啼的给人说自己弄丢了人送的那个赤色珠子。
那赤色玉珠是喻文州在黄少天生辰赠与他的,上面刻着黄少天的名字与生辰八字。黄少天可是喜爱的紧,日日贴身带着,这下丢了自然难过。
喻文州也怕黄少天哭,便应允他改日再给他个更漂亮的,一边用自己的衣袖给人擦泪。
黄少天又欢喜起来,抽抽嗒嗒的跟着喻文州去了上街,而后,被一串糖葫芦就哄的笑开颜。
#
韩文清从一边的树丛中钻出来,拍打堇色圆领袍上的浮尘。
“黄少天...”
嘴里念叨黄少天的名字,眼神暗暗的盯着方才喻文州与黄少天相拥的地方。绕过亭子站定那里,低头不知想什么。
突然恨恨的一跺脚,韩文清心中很是烦燥。忽然瞥见地上一赤色闪着亮光的玉珠,拾起一看才知那是黄少天掉的,落在软绵的草地上没碎开也是运气不错。
韩文清攥紧了珠子,一个想法浮上心头。
我韩文清,可不是个会退缩的人!

#
[1]戏服的一种。
#
写完了一章感觉很无力啊...这里文渣啊文笔不好!我会加油的O(♯`∧´)O

评论(1)

热度(29)